前裂在线

温瑞安:

《神州弟子今安在?群侠贺寿共金陵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温婉
       年末岁初之际,应温先生之邀,赴南京贺寿,兼过元旦。
       生长于燕京的我,见惯玉泉垂虹、居庸叠翠,常访东郊时雨、西涯晚晴。然胸中念念不忘,却是江南无边风月、烟雨朦胧。
金陵风物,与我故土北京,大不相同。这是一座集气象宏伟和风流隽秀于一身的城市,有着虎踞龙盘样的王者之气,却也有低眉浅笑间的婉约玲珑。
        2017年的最后一日,我第三次踏上南京的土地。之前两次,不外探今访古,雪泥鸿爪,不留痕迹。而这一次,却在秦淮风月之中另行领略了一番荡气回肠,犹如前世遇到了今生。种种感受、感动和感悟,都要感谢我的恩师——温瑞安先生。
        31日上午,我匆匆赶到首都机场办理登记手续,却被工作人员告知南京大雾,无法降落,航班不知将会延误到何时,建议改乘高铁。得到这消息之时,真仿佛三九天一盆冰水当头浇下,后悔没有提前一天出行,更后悔没有直接选择高铁作为交通工具。(此处实述本人心情,并非高铁广告)只因自首都机场到高铁站最快车程也要一个小时以上,如果再加上红灯、交通拥堵等因素,两三个小时甚或更长时间也不是没有可能,而北京到南京的高铁则要四个小时才能到达,在这种情形之下,大概最快也要傍晚才能抵达南京。然而,除此之外,似乎别无他法。
恩师寿辰,耽误不得。就在我心急如焚反复询问无果,只待悻悻而去,预备改乘高铁之际,却又被机场工作人员喊住,告知我午后大概可以起飞,只是比原定时间延误两三个小时。咦?画风突变,一扫阴霾,晴空万里,喜大普奔……(突然兴奋ING)
        如此这般,我于31日下午17点钟左右抵达了南京金陵饭店。没有赶上温派大部队当日下午的活动,虽有遗憾,但能够和温派群侠一起团聚庆祝武侠教父生辰,与有荣焉。
跨年之夜、庆生之夜,令人难忘,难忘当宵
        ——先生温文儒雅、剑胆琴心;
        ——师母温柔优雅、风姿绰约;
        ——群侠温情共聚、藏龙卧虎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夜之盛况,千头万绪,描之不尽;那一夜之盛情,千言万语,叙之不足。
        唯有那一首慷慨激昂的《蒙古》,自大漠而来、自亘古而来,挟带着铁马金戈的一点英秀,化作了大漠风沙的碧落红尘……追入人心。
        师母放给大家观看的记录短片当中,有一帧先生年轻时的照片,清秀挺拔,白衣俊朗,恰如他笔下人物,蓝颜如玉,既有书生意气,又有英雄气概,那一世的风华终究成了这一生的剑愁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夜,终将载入温派史册。
        2018年1月1日,温派群侠在大宗师的率领下日游夫子庙、瞻园,并夜以继日,两游秦淮。
夜晚的秦淮河,灯火通明,画舫纵横。船游河面,仿佛可以听到千百年前一声忧伤的叹息,带着穿越红尘的落寞与孤寂,为这烟笼寒水涂上了一抹胭脂色。
        众人在阵阵河风中唱起神州社歌,侠气纵横、慷慨豪迈,歌声中诉说着世人难解的情怀。
晚间至“煌飞鸿”用餐。这是一家以中华武学为主题的餐厅,将武侠江湖的概念融入到餐饮文化当中,古色古香,别具一格。一向待人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师母再次照顾我饮食习惯,专门为我点了素菜,令我感动、感激。
       1日晚间,群侠汇聚,高谈阔论,发人深省。温婉不才,忝陪末座,并在发言期间泣不成声,惭愧不已。
       更令我感到惭愧的是,在此次聚会进入尾声之际,大家却共同制造了一桩令先生发怒的错误。此处不言他人之过,只说一下本人的错失:
大家分享美食之际,我由于连日感冒无食欲,因此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并认为是自然而然、理所当然,孰不思其中之大过,惭愧之至。
先生组织的每一次聚会、每一场活动都有深意在其中,绝不同于寻常单位、团体的寻常游玩、聚餐,而是在传播中华文化、中华精神的同时,激发、培养弟子们的各项能力。先生为此,伤心伤神、耗时耗财、不遗余力,时时刻刻为大家筹谋打算,作为弟子,能力欠佳不能分忧也还罢了,连尊师重道这一条都做不圆满,岂不惭愧?
先生当时虽发怒,而非发怒,却是在以“自成一派”的方式警醒弟子、教育众人
——弘扬武侠文化乃至中华文化、传承武侠精神乃至中华精神,不只是嘴上说一说,而是要时刻在心,毕力躬行。
        以上只是我就此事的一点浅见,在此忏悔自身的错误,并与大家共勉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以四句做结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冬竟然无雪,不分北京南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朝热血犹在,无论紫禁金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1月2日

*温大对温婉文章的评点*

        很多年后的今天,我把温婉引出,与各路温迷相见,很多及新晋侠友不知道她是何人也,问我,我说“成至柔,至真至诚至深至挚温迷也。”
       我新进为她取了个笔名,叫“温婉”,众哗然。因为按辈份,我替人取笔名ID逾千,很少直接予之以“温”姓,可是,焱燚非但可以,而且直接有资格,继承或者成就温书,温小说大业,她当然姓“温”,如果她愿意。
         你且看她的随手拈来好来的文字:“犹如前世遇到了今生。”你看她随笔在一行句式里用上了:“感受、感动、感悟、感谢”,用的到位,用的火候,用的点睛,说温婉,她不是温婉,誰是溫婉!

       她就是一个绝对“两耳不闻天下事,一心只读瑞安书”的女子。

——20180113何五生辰又是一个工作到天亮上午不眠的日子

评论

热度(42)

  1.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