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裂在线

温瑞安:

终生未许狂到老,一时能狂便算狂
文:温瑞安

作家不一定也需要是个理论家。他应专心写作、参与(关心)社会就足够了。如果他太贪多务得,既要成为评论家、又要成为改革家、更要成为思想家同时还要成为企业家,那么,可能无一有成。对社会和道德的批判和教化,不是作家的责任,但他的作品应该使人看了之后,自行产生启发或领悟,潜移默化地完成了教化和批判的责任。

狂不一定是好事,至少不是常态。狂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姿态,通常是来自"世与我相遗”的失意,所以才要"我行我素”。所以“狷者不狂",自信自重者不狂。我在一九八六年的《逆水寒》里写过: "终生未许狂到老,一时能狂便算狂”,这“狂”字当然不仅止于字面的意思。"狂"若善用,是大才大气,一旦误用,那就破坏还大于建设。我写武侠小说就是一种"野渡无人舟自横”的姿态,管它春潮带雨晚来急,我还是横眉冷对千夫指。逾四十年笔耕和出道历练,使我自知热血何在、意义何在。

当艺术工作者连坚持自己与众不同都不敢,就不可能成为艺术家。

稿于一九八九年八月,香港“自由人”版《少年冷血》一至四集两周内均重印八版出书。

校于一九九○年二月二十七日,香港艺术家联盟邀约加入“执委会”。

重校于二00四年七月十七日至二十日,“小楼温派会京师”及至三十日,“自成一派”温迷京师大活动。

评论

热度(64)

  1.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前裂在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northbaylg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臧天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8.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